花菤

脑洞还没牙洞大
中二,但是个好人

格雷氏的玩笑 第六章

马丁

“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。”听懂了伊利亚话里的意思后,马丁由衷地说。

然而伊利亚并不是在玩笑,他抱起盖比,命令马丁调转方向,去B7区。

B7区和欧哈监狱就如同他们正走的这条大道的双翼,分别处在不同的方向。据马丁所知,卡寇莎故事线从未延伸到那个区。理论上,玩任何一条故事线都允许走遍全公园,但你需要说服你的接待员,如果决定的路线通不过拉斯特的逻辑,他是不会跟你去的。

但是现在的游客是伊利亚,事情就简单得多,伊利亚所拥有的的权限,可以直接修改拉斯特的逻辑,让他与原来的目的地背道而驰。

“B7?”苏洛偷偷问马丁,“整个园区都有编号吗?那是不是有个地方叫……C1,什么的?”

“好像没有这...

格雷氏的玩笑 第五章

马丁

“我嘴里有些不好的味道,”苏洛撬开锁后,拉斯特一边往谷仓里走,一边呓语着,“铝,灰,仿佛能嗅出精神失常的恐惧。”

马丁摸出一盏油灯,在兜里寻找火柴:“这是他的那什么……共感,如果你们对此有所认知的话。”

“注意你的用语,并不符合场景。”伊利亚提醒他,对于乐园设定来说,马丁的用词过于专业且现代了。

“有什么关系,他又听不见。”马丁不理会伊利亚的假模假式,点着油灯,眼前明亮起来。

“看我找到了什么。”伊利亚道。

苏洛瞄了一眼,看见一架木板车。“我多希望你找到的是一只烤好的乳鸽。”他说。

伊利亚白了他一眼,把裹尸袋扔上车:“明天我们把它套在马上,就能走得快得多了。”

“是啊,大...

【真探X舅局 西部世界AU】格雷氏的玩笑 第三章

马丁

就这样,马丁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,拿破仑·苏洛。韦弗利立马把他拉出去,谈了半小时,回来的时候黑着脸,只说:“我要考虑一下。”

对马丁来说是个好消息,这意味着他可以放个假了。

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趁机告假回去看玛姬和女儿们,可是玛姬在视频通话里告诉他,她和同事调了值班,连续几晚待在医院,女孩们送去她父母家了。而玛姬的父亲一向不待见马丁。

马丁的员工宿舍不大,但足够舒适。人类接待员们大部分时间在园区,这里相当于一个公用寝室,必需品一个不少,而必需之外又一概没有。不管怎么说,这总比执行盯梢任务时睡在车里好多了。

马丁去过戈登的宿舍,比他的上档次些,是一个套间,窗玻璃上还有仿真...

格雷氏的玩笑 第二章

苏洛

“您一定要听我解释,苏洛先生。”次日,伊利亚和苏洛在办公区见面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。

苏洛说不上来自己的内心,是更多不屑,还是更多窃喜,他佯装大度:“如果换了我是你,没准我也会做一样的事。”

“窃听器真的不是我装的,”伊利亚不接受苏洛的大度,“我已经将近日所有接触过您房间的人员筛选出来,逐一排查,一定会找到真正的责任人。”

苏洛没想到伊利亚会认真到这程度,于是不得不也跟着认真起来:“我觉得还是不要小题大做了,伊利亚。”

“真的不是我,这不是我做事的风格,”伊利亚坚持,“您要相信我,否则我们接下来无法一起共事了,苏洛先生。”

苏洛已经走出一截,回头看到伊利亚还杵在原地不动,顽...

因为微博搞了又大又丑的水印所以喜欢的截图发LO来吧。

《我与卡明斯基》

(真探、舅局xover 西部世界AU)格雷氏的玩笑 第一章

马丁

今天是7月9日,星期四,距离奥德丽的生日还有3个月零1天,梅茜的就更远,玛姬今天轮到夜班,明天她会打视频电话来,告诉他,她已经收到了他打回去的钱,还有女儿们最近怎么样,医院里发生了什么事……等等。

道路左边的那棵矮树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,在过去的几天里它曾卖力地长出一条带着嫩叶的新枝,昨天日落后就被偷偷剪掉了,功亏一篑。

马丁渐渐放弃找出今天有什么不同的尝试,就连坐在旁边马背上的游客,也逐渐趋同。他们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口音、发色各异,但他们的表现,又那么的一致。

“咳,你是……人类,对吧?”棕马上的男人靠近马丁,压低声音问。

马丁看了一眼这名游客,黑发,体型健硕,外表年轻,实...

【戈鹅】最好的时候 第9章(完结)

赛琳娜蹲在窗沿上,撬开窗户,灵巧地落进韦恩大楼里。吉姆可就要惨得多,他丑态百出地挪到窗台上方,然后用脚去够窗框,磨蹭了半天,差点抽筋,才算是安全落地。

“这是94层,”赛琳娜已经去看了层数回来,“我帮你按了电梯,你最好快点。”

吉姆不得不手忙脚乱地追赶赛琳娜,到了电梯口,他还在上气不接下气,电梯门打开,露出三个穿西服的黑手党,与外面的吉姆和赛琳娜大眼瞪小眼。

吉姆不得不在黑手党慌忙拔枪前扑进去,先打晕一个,然后用晕倒人的枪打中另一个抽出枪指着他的人的大腿。赛琳娜先是躲在墙边,往里看了一下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工具,开始撬电梯的面板。

吉姆与第三个人僵持不下之时,赛琳娜帮着绊倒了他,然后把吉...

【戈鹅】最好的时候 第8章

窗外若有似无的警笛声,逐渐变得不可忽略。唐医生和助手推开门,朝病房里喊:“外面乱起来了,我们得避到地下室去。”

吉姆走到窗前,向外看了看,哥谭的夜他最为熟悉,此刻正被不正常的光影晃动着空气,他回过头:“你们带着他躲好,我出去看看。”

“吉姆!”奥斯瓦尔德被两人从病床上扶起来,突然对着吉姆的背影叫道,“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吉姆停顿了一下,然后不知怎么的,尴尬地回过头,冲奥斯瓦尔德点点头,接着冲出门外。

这里是中华街和老城区的交界处,闪烁的光影和喧闹的打砸声来自于东方的老城,而中华街的居民正在关门闭户,就像对待一场事先预警的飓风。街道上瞬时冷清寂静,吉姆不得不徒步跑向老城区,越向东走,人声就...

【戈鹅 生子梗】 最好的时候 第7章

唐诊所的手术室并称不上是个手术室,比警局的法医办公室还要局促,昏黄的灯光,难以达到手术所需的亮度。

吉姆和布洛克并排坐在“手术室”外的破长椅上,布洛克放下电话,对吉姆道:“其实他完全还能再撑一阵子的,对吧?”

吉姆白了布洛克一眼。他生不起这位搭档的气,但不说明他认可搭档的做法。

布洛克站起来:“我要去企鹅透露的地点抓谜语人去了,你一起来吗?”

“我被停职了,记得吗?”吉姆没准备走,“你办完事会回来接我吗?”

“没门!”布洛克生怕吉姆听不出这个双关,特地强调了一遍,“没门,明白吗?”

吉姆苦笑着摇了摇头。布洛克走后,他靠在椅背上睡着了,醒来后浑身发冷,一阵一阵地打着寒颤。就在这时门开...